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木纹仙魔大红楼第四百八十三章智无耻者摘果

2020-09-17 来源:

仙魔大红楼 第四百八十三章 智(无耻)者摘果

嚣张,真的很嚣张。

所以,愤怒也是要愤怒的,但是愤怒之外,所有的文人全都抿住了嘴巴,不敢吭上一声。

打败了所有人,辛家的三兄弟就是烟波郡最强的骄子,在南宁国的规矩下,他们不能随意杀人,但是随意的打残人,总是没什么关系。

虽然现在的辛家很穷,出不起维护场地的银子,但是以辛家的底蕴,早晚,还是要富裕起来的。文人要放眼将来,所以,

去他么的放眼将来,惹不起就是惹不起……

………

“土鸡瓦狗!”

辛花刃笑了一声,娇柔的音线和比女子还要美丽的眉眼,硬是让他笑出了男儿捭阖世间的雄伟气魄。

他的手指一一点去,把约战过他的文人全给指了鼻子,然后猛的划出半圆,囊括了台下的所有文人。

约战过他们三兄弟的强者足有近百;

在场的文人,也都是有能耐的,起码是举人文位,数量何止十万?

这些人被辛花刃很无力的侮辱了,却没胆子吭出一声,他们连占占嘴上便宜的胆子都没有……

“三弟,够了!”

辛飞澜和辛弃疾同时开口。

可是辛花刃偏头睥向他们的眼睛是如此幽黑,仿佛饿极的狼盯上了同族的肉,绝对不会有半点留情。

辛花刃冷笑道:“我要成圣,就是要站在所有人的脑袋上。我辛花刃,永远不要再有那种不敢追求的耻辱感觉!

我要成圣,要天下的一切予取予求!就算你们是我的亲兄也不能拦我……我要赢!而且,要赢过后的无限嚣张!”

没错,他知道自己是在嚣张,营造良好投资发展环境知道自己没了文人的风度,但是,那又怎么样?

他要的就是这个,就是站在所有人的脑袋上,就是要上可以掌控星辰,下可以纵横大地!

他辛花刃,一定要做到最强!

然后,无限嚣张……

“哈哈哈哈哈哈~~~总之是我赢了,贾宝玉,我以后再找你算账!”

大笑声在才气的加持下滚荡浩瀚长空,扰乱了秦淮河的波澜,也惊动了城内的无数居民百姓。

小长安的府尹不悦的蹙起眉头,冷喝道:“够了!虽然没人争抢,但是,你也要给本官拿到一叶扁舟才行!”

说罢,府尹的周身荡起滚滚大光,所有人都被照耀得眼睛疼痛,就算把正气加身也不能阻挡从眼睛刺进脑海的那种痛楚。等他们睁开眼,已经是无数的丁香花瓣汹涌了八千里秦淮。

美,美轮美奂;

密,是密集的纷香……

花瓣让眼睛看不穿,纷香让神念透不过,就算是最敏捷的蜂鸟,也扎不进这冲霄的沸腾花海……

辛飞澜和辛弃疾连忙拱手,赞道:“府尹大人好本事,不愧是架梁级别的圣途进士。”

辛花刃却是冷笑不已:“只是多花点工夫罢了,大哥,二哥,还不给我进入花海寻找?”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了,在那么多人的眼前,他驱使辛飞澜和辛弃疾,好像是驱使手底下的奴才。辛飞澜和辛弃疾已经习惯,摇着头,就要进入花海。

可是,这时候……

“谁在喊本侯的名字?,难道说这三月不见,你们是真的想念了本侯?”

有笑声传来,所有人都有点呆傻,胸口猛的一紧,觉得都有点窒息了。

辛飞澜不自觉的捂住了膀子,觉得已经痊愈的伤又是隐隐作痛;

辛弃疾则是摸着脸,燥辣辣的,好在他的皮肤黝黑,别人看不见他脸上的通红;

辛花刃则是咔嘣嘣的扭着脖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就看见了宝玉的一身黑狐大氅……

宝玉的大氅飘飘,宛如黑云,黑鹤手杖在指尖旋转,更是转出了好像是黑云里汹涌的电光。

西门雪等人则是一身白氅,大周的学士以下有了个自发性的规矩,不是封号进士,都穿不得和宝玉一样的黑色大氅。

他们悠然的上了高台,周围,立马喧嚣起了惊呼和激动的嘶喊……

“这,他不是中了伤情树的花粉吗?”

“人家可是飞来的,哪里有半点文宫不稳的样子?有趣了,这下看辛花刃怎么嚣张!”

“辛家三兄弟都还有伤,完全嚣张不起来了,哈哈有趣,以前我还不希望外来人占了咱们的骄子名头,今个反而喜欢了!”

声音越来越响,辛花刃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他仔细的打量宝玉,或许不用打量,只是看见了宝玉敢来,就已经有了完全肯定的猜测

贾宝玉,一定没有文宫不稳的迹象!

想到这里,辛花刃的才气在文宫世界略微汹涌,一阵伤势带来的梗塞感,让他的眼眸陡然一沉,嘴角往下唰的耷拉。

在他的阴沉注目里,宝玉也在打量着他家的三兄弟,视线微妙的,落在了他们脸上的淤青上。

宝玉特别感动,简直是感激涕零:“多谢了,真是谢谢三位辛家兄台,我贾宝玉在自家的园林里苟且,多亏诸位不辞劳苦的给宝玉打下了这么好的一个局面……

花了不少的银子吧?

受了不少的苦不少的罪吧?

辛苦辛苦,真是太辛苦了,所以,你们的‘远方’,我笑纳?”

远方?

辛家三兄弟对视苦笑,他们没听懂某些词语的意思,但是大体的意思都懂了个彻底。

辛飞澜和辛弃疾也驱使自身的才气,伤势带来的同样的梗塞感,让他们面面相觑,又要苦笑不已……

辛弃疾上前了一步,问道:“我们要是进去了这花海,你是不是就要杀人?”

“这怎么可能?诸位这么辛苦……”

宝玉特别真挚的道:“最多是抢夺,绝对不会杀人的,哪怕你们都有伤在身,要拼命弄死一个也不成问题吧?我的人的命都很金贵,不想拼命的。”

“那就各凭本事?”

“行啊!”

宝玉很干脆的答应下来:“各凭本事的话,我们这边应该能拿到四张一叶扁舟,值得吗?诸位,烟波郡只是第三个举行骄子选拔的,东八郡还剩五个,足够你们养好伤争夺一下……

诸位辛家兄啊,要是参加了烟波郡的,别的五郡,你们可就不能去了。”

“能不能通融一下,让两张?”

辛弃疾不愧是文人古惑仔,厚脸皮。

宝玉的脸皮也不薄:“抱歉,我们这边一、

二、

三、

四、

五……”

宝玉慢慢的数了,很惊讶的道:“咦?巧了!正好五个人。”

闻言,辛弃疾叹了口气。

输了,他们输了个彻底!

宝玉不只是把他们算计了,甚至还给他们找到了退路,他们栽了一个天大的跟头,甚至栽到了,他、、妈、、的连拼命的理由都没有?

辛飞澜高高的挺起胸膛,健壮的身躯呼呼喘气,他恼,他怒,但是,发作不起;

辛花刃反而沉默了,诡异的,文人的眼睛竟然冒出了市侩小人的那种精光:“很好,我输了,贾宝玉,我很好奇你有什么宝贝能压制了伤情树的粉末……

改日吧,改日咱们,嘿嘿嘿嘿……”

笑,诡笑,大笑,继而是仰天的狂笑。

辛花刃一甩袖子,朝着东边的天空飞去了,他连辛飞澜和辛弃疾都不管,硬是这样飞快的远离。

很潇洒,败得也有洒脱,他除了胜利的嚣张以外,还有失败后的洒脱和不放弃。仿佛他辛花刃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仿佛他这个人,本来就一无所有……

“如此,我等也告辞了。”

辛飞澜虽然跋扈,但还是有些礼仪,他扯着辛弃疾一起走,可是,

“等等!”

辛弃疾冲着宝玉伸出手:“还给我的一叶扁舟。”

“好。”

宝玉扔给他一个破破烂烂的干枯叶子。

“不对,我给你的是完好的,你也得还给我一个完好的。”

辛弃疾彻底不要脸皮,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不信宝玉也不要脸了。

然而……

宝玉在步常仃的袖口一摸,摸了好一阵子,这才笑嘻嘻的放了一件东西上去:“我买了,不用找了。”

什么东西?

辛弃疾很好奇,略微一摸,连忙把拳头攥紧。

“宝哥儿,你这脸皮的厚度,辛某佩服!”

辛弃疾的手掌微不可察的动弹了下,摊开手时,掌心有一块捏扁的碎银。

宝玉还很悠然的笑道:“抱歉,我手里只有金子,怕你不敢收,好不容易才翻着步兄的碎银……拿好,收好,贵府现在,应该很缺银子吧?”

这话一出来,府尹呆滞,黑白两位大统领傻眼,台下的文人也是目瞪口呆,

难不成能做骄子的,都是这样的无耻和不要脸皮?

唯独步常仃的袖口略微一动,诧异的看了眼宝玉。

宝玉根本没从他的袖子里拿什么碎银,这种事情,自然不用大庭广众上去讲……

辛飞澜和辛弃疾赶上了辛花刃,准确的讲,应该说辛花刃早就停了飞行,在等着他们。

见着两人,辛花刃洒脱的笑了一声:“败了啊。”

“是啊,败了。”

辛飞澜有点不甘心,而辛弃疾,则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们说了几句,辛花刃就指了指东边的方向:“没关系,得不到烟波郡的骄子名号,咱们就去那边,那边的争夺要复杂一些,也得得罪人,不过,嗯,杀人可以吧?”

“三弟,你……”

辛飞澜的脸色大变,就算被宝玉坑了,他都没这样失色过。

辛花刃嘴里的那边,说的是东八郡的另外一郡,他们辛家和东八郡比较强悍的都有联姻,既然要争,那就要杀人灭口,要杀的,还是自家的姻亲。

这是,一点情面都不顾忌了?

辛弃疾也是脸色难看,不自觉的攥紧了袖口里藏着的一样东西。

他要劝说辛花刃,可是此时,辛花刃舔着嘴唇,模样比兵刃的寒光还要冷冽……2k阅读


舒尔佳奥利司他减肥药
小孩脾虚便秘怎么调理
枣庄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成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