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不朽道魂第章金蝉脱壳营养

2021-01-14 来源:

不朽道魂 第75章 金蝉脱壳

这老者要是什么都不说直接去追人,说不定这事就这么结束了,但他误以为暗旋宫站在玉凌那边,此番被他们连连阻拦,心中已是不悦到了极点。

影沙本来已经心存疑虑,开始察觉到一些疑点,此刻被老者一激,却当即翻起眼皮道:“怎么?阁下还想代表华域域主对我暗旋宫动手不成?”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们纠缠,这笔账回头再算!”老者强压火气,觉得还是正事要紧,甩下一句狠话后就破门而出。

屋内影沙的眸光不禁更加阴沉,冷哼了一声道:“这些年华域域主也是越来越狂妄了,手下的人都这么嚣张跋扈,说不得这域主之位也该另选贤能去担当了。”

屈良已经彻底欲哭无泪,幸亏这句话没被那老者听见,不然两人在这里掐起架来,玉凌就彻底高枕无忧了。

他有些无力地呻吟道:“影前辈,刚刚那个人……他就是玉凌啊。”

影沙顿时怔在了原地,好半天才道:“你是说……”

屈良恼恨至极地道:“我一开始就想说的,但他不知施展了什么妖法,害我短暂失去了意识,等我反应过来后事情却演变成了这个模样,真是气煞我也!”

“好一个狡诈的小辈……”影沙又好气又好笑,怪不得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感情自己堂堂一位化尊强者,也浑不知情地被人拿去当枪使了,而且算计利用自己的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何心情了,既有恼羞成怒,也有心惊凛然,同时对这胆大包天的小辈也莫名地有些佩服。这该是要何等缜密的心思,才能把他们几个人的反应算计得如此精准,把老者久居高位养成的傲慢性格、两个大势力代表互相不肯退让的面子问题以及屈良的反应全部纳入了考虑之中,而且那小辈一路被追杀,这计划肯定也是仓促之间想成的,若是再给他些时间好好策划,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和那华域域主的属下打起来了。

“等等,你说你刚刚短暂失去了意识?”影沙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中复杂的情绪,这才意识到屈良话语中另一个重要信息。

“是啊……”屈良看着脸色一变的影沙,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的情报严重不准啊,这个你所谓的通玄初期小修者,恐怕还是位圣魂师,而且起码不下天灵后期,甚至很可能是巅峰。”影沙的目光已经凝重了起来,天才他不知见过了多少,尤其是这里有沧澜书院,年纪轻轻便成就化尊的也比比皆是,但十三四岁的天灵巅峰圣魂师,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怎么可能!”屈良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几乎快尖叫出声。

按照常理,天灵巅峰圣魂师足以和通玄巅峰炼气士抗衡了,自己花血本好不容易才请出一位通玄巅峰的修者,结果搞了半天根本对付不了玉凌,这直接让屈良眼前一黑。

影沙有些怜悯地看着他,淡淡道:“而且我看那小子明显是早有预谋地冲到这里来,说不定你我之间的商谈他已经听见了,如果他能安然度过此劫,那就轮到你倒霉了。甚至刚刚他若不是想利用你,恐怕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

屈良被影沙这么一提醒以收促建方针,这才意识到这点,脸色刷地煞白,虽然他满心的不可置信,但一位化尊强者的判断岂容他质疑?影沙实在没有骗他的必要。

“怎么办怎么办……不,他不敢的,书院有明文规定,他怎么敢杀了我?”屈良到底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平日里放纵蛮横惯了,一旦遭遇生死危机,他顿时满心的惊慌失措,害怕到了极点。

影沙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见状不禁暗暗摇头,相比起来,他反倒对玉凌更感兴趣,因为这两个少年全然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就像是一个老谋深算之人和懵懂少年的反差。

“书院有规定,那你为何来找我?”影沙淡淡地道。

屈良脸色更加苍白,影沙的意思很明显,他屈良都能用暗杀的方式除掉玉凌,玉凌又何尝不能用一些别的手段杀掉他?

“你信息严重有误,12650险令我暗旋宫损失一位通玄巅峰的修者,这笔生意自此作罢吧,除非你愿意花更大的代价请动玄尊级的高手。”影沙很直接地把定金还给了他,开始下逐客令了。

屈良有些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被冷风一吹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当然没有那么多钱请动玄尊高手,但难道他就只能坐以待毙?

一想到一位天灵巅峰的圣魂师盯上了自己,屈良就浑身发寒,他茫茫然站在僻静的小巷中,怔然很久之后才喃喃自语道:“不,会有办法的,还有柴大哥能帮我,对,我必须去找柴大哥!”

恐惧支使着屈良的身体,让他迅速地消失在了沧澜CX区这个时候,老者的神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因为玉凌从窗户翻出去后就平白消失不见了,跟人间蒸发一般。

他已经悬浮在空中,将这片区域尽揽眼底,然而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却并没有玉凌的影迹,也不知道他躲去了哪里。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老者身后响起,老者下意识豁然回头看去,只见灰衣男子也匆匆出现,脸色难看地道:“那小子人呢?”

老者沉着脸一言不发。

“追丢了?”灰衣男子紧紧皱起眉头,心中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他堂堂化尊强者在一个通玄修者手里吃了大亏,这等奇耻大辱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如果被那个滑溜的小子逃脱,那以后恐怕很难再抓到他了。

老者为了掩甚至更低。所以选择时需要额外加以关注。饰尴尬,宁波银行缓缓开口道:“他躲得过初一,还躲得过十五吗?既然是书院子弟,我总能把他找出来!对了,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他叫玉凌,还有个朋友叫周盛,都是书院这一届的弟子。”灰衣男子对两人的资料倒是了如指掌,三言两语就简单解释了一遍,但却刻意避开不提念羽白。

“正好小公主要在书院借读两年,我迟早会找出这两个人。”老者也不再进行无谓的寻找,这么久都过去了,天知道那小子逃去哪了。

灰衣男子似是有些不甘,但最终还是说了个漂亮话:“敢招惹华域小公主,这等无礼狂徒确实该严惩!若是阁下日后得知他们二人的动向,还望告知于我。”

老者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这灰衣男子虽然来历莫测,但还算知趣乖巧,不像那个暗旋宫杀手那么冷傲自矜,再加上他已经和小公主赔了罪,老者也不再计较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玉凌身上,不光是因为此人得罪了小公主,更多的却是老者自己的恼羞成怒,捉拿一个通玄小辈最终却空手而归,这要让他那个圈子的人知道,还不被别人笑掉大牙!

等到灰衣男子和老者化作长虹离开,一条街道上一个俯身挑选玉器的中年男子才微微松了口气,直起腰来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目光中渐渐泛起冷意。

玉林白癜风治疗医院
贵阳阴道炎治疗费用
合肥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
友情链接
成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