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俗话说营养

2021-01-16 来源:

俗话说:宰相家丁七品官。想来,古往今来大约都是如此。就拿《红楼梦》里的那些丫环来说,也概莫能外。怨不得刘姥姥初进荣国府时,“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刘姥姥“才要称姑奶奶,忽见周瑞家的称他是平姑娘,又见平儿赶着周瑞家的称周大娘,方知不过是个有些体面的丫头了。”在我以前的印象中,丫环是最底层的受欺压遭 的人儿,蓬头垢面、枵腹鹑衣才是她们的普遍形象。然而,在贾府里头,好象并不是这样。哪一个侍候人的女孩儿不穿金戴银,哪一个有点“身份”的“大丫头”不娇生惯养?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贫家女孩都把去贾府当一名丫环当作美差,那位“今年才十六岁,虽是厨役之女,却生的人物与平、袭、紫、鸳皆类”的柳五儿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还没等到了了心愿,五儿就遭了那起莫名其妙什么“玫瑰露”冤案,一病不起,终赴离恨。(续书中的“侯芳魂五儿承错爱”一节,是“捏造”的,有第七十七回中王夫人这番话为证:“是谁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当然,这话似乎是扯远了。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春节假期的各种囧人囧事吧。 鲁迅曾经说过:“中国只有二种人:做稳了奴才与欲做奴才而不得的人。”这话用在贾府里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红楼梦》中,大大小小的丫环,大体就可以分作这么两类吧?如果先不管“做稳了奴才”的,那就得先说说那位柳五儿姑娘了。

细较起来,其实五儿不能算是贾府的丫环,因此,也便说不上是什么贾府的奴才了。但是,恰恰是她,因体弱多病,又自视过高,知道在怡红院里当差活轻人多,说不定也仰慕宝玉怜香惜玉的风姿,便一心想成为那里众多丫环中的一员。五儿的母亲柳嫂巴黎中国学联组织参加山西省海外人才引智招聘会子,自然也乐意女儿攀上高枝,便想方设法讨芳官的欢心,而芳官也是位重情的姑娘,不仅一口应承,还另外给了五儿们许多好处。殊不料,大约与我们现在找工作难一样,当时想当丫环做奴才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不过,听芳官的口气,上头那一关倒并不难,只要等有机会,等“老太太太太心闲了,凭是天大的事先和老的一说,没有不成的。”可人算不如天算,为了争着做“做稳奴才”的角色,五儿也便成了她母亲柳嫂子与夏婆子那些人抢夺厨房“大权”的牺牲品。不过,事情还是由五儿自己引起的。要不是柳嫂子为了讨好芳官,也不会得罪司棋、夏婆子他们了。反之,要是没有这事儿,也不会出现厨房的夺权斗争,更不会拿贼拿赃,把五儿当作宵小关将起来;最终,五儿经不起 ,又气又急地一病不起,命丧黄泉。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的整体感更强。弧形侧边框的加入相信对手感的提升也有帮助。▲上面四款为索尼Xperia Z3p> 司棋想争的是什么?一个丫环,一个奴才,本该与同命人惺惺相惜才是,可她却不是这样。为什么?说到底,就是想耍耍威风耍耍霸气,或者干脆说是想在她以为比她更低更次的人的面前充一回主子过一把瘾。可到头来呢?害苦了别人,也害死了自己。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指的是王熙凤,可细细推算起来,说的又何止一个王熙凤?比方晴雯,她的死,当然是“万恶的旧社会”之罪,是王夫人之流的过,但晴雯本人呢?她迫害同类,好像也不比她主子稍有逊色。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有王熙凤的权力和王夫人的地位,她晴雯会是一个和善角色吗?

在旁人眼里,甚至晴雯自己也以为,她是“做稳了奴才”的了,可偏偏是她,最后不但奴才的位置没能保住,连性命也随着难以保全的“奴才命”而断送了。

共 1 CEO 大权在握4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是梅批的又一辑的开篇,是解读《红楼梦》里底层的丫环的一个索引和导读,具有比较强的吸引力,期待精彩的下文。【:铁禾】

1楼文友: 21:15:22 恕编者冒昧,把最后一段删了,这样更显文章的独立性.

2楼文友: 21:28:45 十二钗似乎还没有写完哦,怎么就开始写下层人物啦.关注. 漠视三千

广州哪男科医院好
九江牛皮癣治疗费用
西宁治疗早泄多少钱
友情链接
成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