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寻秦之龙御天下第三百七十七章剑惩狂徒节能

2020-10-19 来源:

寻秦之龙御天下 第三百七十七章 剑惩狂徒

81_81715肥实终于如愿后才坐下。

宫雪女王转向纪嫣然道:“嫣然xiǎo姐智计超群,这次领军的人就用你来吧?”

纪嫣然还没有回应,一直沉默的高乐思突然开口道:“大王,末将觉得不妥。你怎么能把所有的兵权都交给一个外人?”

纪嫣然脸色一凝,高乐思这样説话太不留情面。

田步乐这才注意到高乐思,此人这时候站出来,显然代表了岛上一部分人的想法。纪嫣然是他的女人,现在宫雪女王将大军交给纪嫣然,然后田步乐又率领着另外一只大军在外面。如果里应外合的话,邪马台马上机会覆灭。不过高乐思之前并没有反对纪嫣然统领游骑兵,现在却反对起来,难道他也是在嫉妒?

想到这里,田步乐心情放松下来,他还没有将这种角色放在眼里。

宫雪女王眉头一皱,道:“高乐思将军,坐下。嫣然xiǎo姐是我请来的协助的,这些日子要不是她,倭人早就大规模进入岛上了。”

高乐思继续道:“可是”

宫雪女王打断他的话,道:“这件事情我意已决,不要再説了。”此时宫雪女王终于拿出了上位者的威严。

高乐思闷声坐下,不再言语。

宫雪女王歉意的看了眼纪嫣然和田步乐,又接着将战役的细节讨论了一遍。

会议结束后,宫雪女王站起身,道:“既然诸事已经商议完毕,我准备了晚宴,还请各位务必参加。”

这次的宴会是在王宫的吹雪宫举行,吹雪宫修建的很是别致,邪马台的人崇尚白色。宫殿的四面涂上白漆,一簇簇各色花草几乎将吹雪宫覆盖其中。随着轻风的吹拂,白色的花瓣不时从宫外吹进来,很有diǎn雪花飞舞的美妙感觉。

宴会上,田步乐周围美女如云,除了纪嫣然、花解语,沧月、怜花两位姐妹,连宫雪女王也频频和田步乐举杯共饮。

邪马台的将领也纷纷走到田步乐的酒席前,向田步乐敬酒。

宴会上的表演没有了昨天的莺歌燕舞,一排排身上藤甲的武士左手持盾,右手持剑,冲到场中,排开阵势,在鼓声中表演各种冲刺、制敌的模拟动作,立时引来一片掌声。

田步乐暗暗diǎn头,邪马台虽然从吴国逃到岛上,可是在行军打仗上没有将以前的东西遗忘。怪不得能够在东海生存下来。

宴会上气氛热烈,不久下面众将领开始进行各种游戏。这个时代武风极盛,这些将领的游戏方式便是比剑,剑一般采用木剑,这样伤害才会最xiǎo。

场中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説乎。不过这些人的招式田步乐并没有看在眼里,融合了天下最著名的墨子剑法和破军剑法,他的剑法已经进入高手之列。

田步乐低声道:“他们这里谁的剑术最高?”

纪嫣然道:“是那个高乐思。此人一贯好勇斗狠,他等会一定会出场的。”

田步乐道:“此人公然跟宫雪女王dǐng撞,为何不加以惩处?”

纪嫣然无奈道:“高乐思历代都是军中的将领,位高权重。女王虽然暗中削弱了他的职权,不过却不能轻易动他。”

果然,两人谈话没有多久,高乐思便来到了场中。

他的对手是一个高瘦如铁、脸白无须、二十来岁的汉子。见高乐思上台,那人面色立刻变得凝重,温和有礼地道:“请乐思君指diǎn!”

高乐思抬了抬下巴,傲慢道:“好,李虎,你若是自己下去,我就不伤你。”

李虎面色一怒,道:“请!”

两人各自施礼后,自有武士拿来木剑,又为两人穿上甲胄,护着头脸胸胁和下身的要害,以免刀剑无情,带来残体之祸。不过这只能在手下留情的情况下生出作用。对用剑的高手来説,纵是木剑,仍有很大的杀伤力,甲胄都挡不了。

两把剑先在空中一记交击,试过对方臂力,才退了开去,摆出门户架势。

鼓声忽响,再又歇止。

众人都屏息静气,凝神观看。

李虎踏着战步,试探地往对手移去,木剑有力地挥动,颇有威势。

反之那高乐思抱剑屹立,不动如山,只是冷冷看着李虎。

李虎退了两步,忽然一声暴喝,闪电冲前,剑刃弹上半空,迅急砸扫,发出破空的呼啸声,威不可当。

场上两人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再激斗了几招,高乐思大喝一声,剑影一闪,觑准对方破绽,破入对方剑里,直取李虎胸口。

李虎大吃一惊,回剑不及,猛地往后一仰,勉强避过这凌厉的一剑。

那知高乐思得势不饶人,飞起一脚,撑在对方xiǎo腹下,若非有护甲,这一脚定教李虎做不了男人,不过亦要教他好受了,痛得他惨叫一声,长剑脱手,踉跄堕地,两手按在要害处。

众人均没想到高乐思竟然出手如此毒辣而且高明。

接下来又有二人挑战高乐思,均被高乐思达成了重伤,于是再没有人上台。

高乐思轻蔑的看了眼众人,道:“难道场中再没有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吗?”

高乐思説话的时候眼睛明显看向了田步乐。

田步乐心道:“这是你自己找的。”

他放下酒杯,站起身,道:“让本王领教下高将军的剑吧!”説着向宫雪女王眨了眨眼,失意她不要阻止。

两人站定后,高乐思“锵”的拔出长剑,摆开架势,却不抢攻,好先认清对方剑路和手法。田步乐仰天一阵大笑,声音震得高乐思耳膜直痛,接着他右手按在剑把上,踏前一步,作势拔剑。

高乐思受他气势所慑,竟往后退了一步,使两人间仍保持着七至八步的距离。田步乐闪电移前,抢到高乐思左侧处,长剑进鞘而出,幻出令人难以相信无数朵似有实质的剑花,若攻非攻,有若盘饼毒蛇,昂首这年头泡温泉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吐舌,随时可猛噬敌人一口,且必是无可解救的杀着。

如果元宗看到这里,定然会拍腿叫好,田步乐这招以守为攻,确使得出神入化,尽得墨子剑法的真髓。

高乐思完全看不透对手的剑路,虽叱喝作势,却再退了一步,任谁都看出他是心生怯意。

高手对垒,岂容一再退避。

在微妙的感应里,田步乐蓦地剑势大盛,由以守为攻化作以攻为守,长剑振处,有似长虹,随着精奇偏险的步法,抢到高乐思左侧,强攻过去。

“锵!”的一声,高乐思吃力地架了田步乐这无论气势力道均达巅峰的一剑。田步乐泠笑道:“不过如是乎!”

长剑滑了出来,迅又改为横扫。

“当!”

高乐思惶乱下仗剑一挡,竟给田步乐扫得横跌开去,全无还手之力。

刚才被高乐思欺压的众人纷纷叫好。。

颈动脉斑块形成
阳江男科医院
孩子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
友情链接
成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