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妞非在下第921章跟着我有馍吃节能

2020-10-23 来源:

妞非在下 第921章 处理这类问题跟着我,有馍吃

“听说了吗?大王子去了仁药堂、济世堂、百济堂,多个药铺子求药呢。”

“求什么药?”

“据说是滋补的。”

“给谁滋补啊?他自己?”

“也许吧。可是何须他自己求药?随便派个。听店伙计说,是给年近五十的人滋补的。”

“年近五十的啊?他要送人吗?会是谁?

“这可不好说,你想想大王子的身份,他何须拍别人的马匹?”

“哎呀,莫非是……”

街头巷尾开始流传起了流言蜚语。

吴喆都轻视了这个时代人的八卦心理。在缺乏娱乐项目的现在,流言的传播速度比人跑的都快。只有另一个世界的互联信息扩散才能与之比拟。

吴喆指挥下的豹老,造谣的人还没有开始多嘴,就已经听到了上面的话语。

墨王子府邸中。

“禀告主子,咱们都没用动嘴,就已经开始传开了。”豹老向独孤墨、吴喆和晴公主汇报。

问过了怎么回事儿后,独孤墨不禁笑道:“看来老百姓比我们想的还喜欢传话。”

“是呀,这点我倒是疏忽了,望公子莫怪。”吴喆一脸我错了的态度。

“周姑娘哪里有错?这是老天爷帮咱们省力气而已。”独孤墨挺会说话。

晴公主道:“既然这种流言已经开始传播开了,关键是如何传到宫里面去。最好是宫中有咱们的人。”

“宫中的人啊……”吴喆啪地一拍手:“我估计他会自己来找我们的。”

“自己来?”晴公主漂亮的大眼胡闪了一下:“莫非是彭大总管?”

“难道不是吗?”

晴公主摇头:“大总管何等身份?不好公开来找我们吧?虽然在咱们面前口称奴才,但实际权利并不比我和墨王子小。”

独孤墨在旁点头:“不错,在皇宫之中,他伸手招风即来。一点点小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线。”

说完这话,独孤墨满脸堆笑地瞧着吴喆。

“别这么看我,你啥意思?”吴喆装傻。

“周姑娘何等聪慧。必然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独孤墨笑道。

吴喆翻了个白眼儿:“我偏偏不知道。”

独孤墨也不墨迹,直接说出自己的念头:“嘿嘿,其实就是想请周姑娘将彭大总管拉拢过来。若是有他作为咱们在宫中的线人,何愁大业不成?”

大业,这个词还是第一次明确从独孤墨的口中说出。

随着诸位王子争夺帝位继承权的明朗化,本来最大希望的三个人已经只剩下两位。大王子在缺少智囊的情况下已经越来越处于下风。独孤墨也开始渐渐露出了野心的翅膀。

他想要一飞冲天。

帝王即使困难重重之业,雄霸之图,他不在意是否泄露出来。

能聚拢在自己身边的,哪一位不知道自己想要坐上皇位?

平日里还要装一装圣贤,表示自己只是以国家为重、社稷为重,并不在乎自己未来的发展。可是当玄武皇已经龙体有恙的状况下,你还藏着掖着,也许就损害下属的积极性了。

当然,也有要警觉一些的。吴喆果然就提醒道:“公子有雄图大志是好事儿,咱们大家也更加有干劲儿。只是千万别泄露了出去被别人抓了把柄。”

“周姑娘说的是。”独孤墨正色。

能被这么教训一句还接受,已经是不错的主公了,吴喆心道。不过当他登上帝位之后会如何,可是说不准。

独孤墨心中也衡量了一下。不,该说是早就衡量过了。

他对于身边智囊周芷若的定位,摆的非常明白。

若是自己成为武国的皇帝,二话不说。第一考虑就是要将周芷若纳入后宫。

别管她什么元疗术守宫砂什么的,软硬兼施也要来。因为这女人太能干……

咳,这个干字可以有多重解释,真是奇妙。

“有周姑娘在身边出谋划策,实在是在下几世修来的福气。”独孤墨满嘴抹油。

吴喆笑道:“公子怎么心情这么好,说话甜得很,令我也听着很开心。”

“实乃肺腑之言。”独孤墨一脸坦诚。就好像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禁得起推敲和考验。

他感觉自己几世修来的福气倒未必,但几世的马屁倒是都被自己用在了周芷若身上。

没办法,谁让女人喜欢听好话呢?

本领太大的手下,有可能抓不住。独孤墨早就琢磨过,若是被别人得了她的身子。所谓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最是死心塌地,说不定就要有祸事产生。

独孤墨毫不怀疑,这个女人能凭着智慧,把自己亲手推上皇位。

但他也毫不怀疑,只要这个女人有心,也完全可以让自己坐不稳皇位。

毕竟这么一个七窍玲珑心的鬼丫头,实在是防不胜防!你想要防备她暗算使诡计,根本都不知道从哪里防备。

这就好像是一个人棋艺再精湛,终归是有路数可循。可是因为她的思路太出奇,根本无从参考她的习惯。

若是她成为敌人……不要说是多可怕的一件事情了,独孤墨光是这么一想就觉得脑袋会大上一圈。若是当真发生,只怕是日夜难寐。

所以对于这种[精品]女人,绝对不能落到旁人手中。独孤墨打算就放在自己的后宫里生小孩儿,偶尔跑出来为自己出谋划策就好。

可惜,独孤墨绝对想不到,吴喆被他视为[精品]女人,但实际上该打特别标号的是[女人],而不是精品两个字。

“墨王子,有急事禀报。”突然有侍卫在议事堂外高声言道。

“哦?进来说话。”独孤墨吩咐。

侍卫进来,躬身禀告:“城外老庙那里有人闹事。已经有兄弟去镇压了,但对方似乎手段不错,与我们的人打了个旗鼓相当。但是属下看着对方似乎另有别情,没有全用本事。而且话语意思中,好像是要找主事的。所以属下紧急赶了回来,请墨王子您定夺。”

墨王子点点头,瞧向了吴喆。

吴喆瞧着他不说话。

独孤墨笑道:“周姑娘来帮我主事。”

“墨王子大可处理,但公子既然说了,我就再行事一下。但终归这是一件好事,还请您亲自去一趟才好。”

独孤墨一听,不禁脸上表情微微一变,但暂时没有说话。

晴公主和豹老都听出来吴喆的话语意思,只是碍于侍卫在场,没有发声。

吴喆顿了一下后,才对报信的侍卫道:“你这人办事不错,我会请墨王子赏你。现在立刻去备下马车,记得是我的,不是墨王子的。”

侍卫立刻应声道:“是!多谢周姑娘。”

他又转向墨王子鞠了一躬,但因为墨王子没有发话要赏,所以并不能表示感谢。

待这名侍卫离开后,豹老急问道:“周姑娘说是好事儿,莫非就是说宫中人来和我们联系了?”

晴公主笑而不语,瞧着吴喆。

其实道理很简单,但吴喆还是对豹老解释道:“墨王子的建碑工程何等受赞誉,有背景的人自然不会去破坏。而皇家建工程,寻常人如何敢去闹事?咱们建的这处工程是处于没有主顾的地方,本当没有纠纷。怎么就跑出来闹事的了?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借口了。”

独孤墨道:“周姑娘是说,对方是借着闹事,来假装与我们吵架,继而双方握手言和……”

“对,关键就是握手言和之后,大家该找个地方喝个和头酒吧?”吴喆手中做了个端酒杯的动作:“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到时候主使者必然会出面,就是掩人耳目的洽谈。”

豹老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这就好过直接来寻我们。将造访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不是皇宫中人想办的事情。”

独孤墨也完全明白了,大大喜道:“那么说,这来闹事的主使人,就是……”

吴喆用力一点头:“没错,就是彭大总管!”

虽然心中早就有底了,但听到这个名字,独孤墨还是一股仿佛大夏天吃了一碗冰西瓜一般的爽感。

想不到皇宫中的重权人物,已经开始主动靠近自己了。

大半个月前,自己还是一个从晋国战场败退回来的、勉强保住性命的落魄王子。别说封号朝不保夕,就连姓名都是捡回来的。

那个时候,谁肯搭理自己?

还好一次清理抄家的任务中,发现了周芷若这块瑰宝。

独孤墨用瑰宝来形容自己的女智囊。

“多谢周姑娘指点,我们这就过去吧。”独孤墨非常期待与彭大总管的见面。

“稍等,我还要提醒一句。”吴喆道:“我不去,晴公主也不去,仅有豹老陪伴就好了。而且公子你要装作根本不知道彭大总管来的样子,只不过在彭大总管说了一大堆,甚至使出了拍马屁手段后,你要拿出一封信。”

“什么信?”独孤墨问。

“我这就写。”吴喆在晴公主帮助下铺开笔墨纸砚,信笔写道:“跟着我,有馍吃。”

“啊?”

“这句话是公子你给彭大总管的承诺,如何?”

“……”独孤墨有点尴尬:“跟他说[跟着我,有馍吃]?”(未完待续……)

...

宝宝健脾胃的药
沈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大拇指灰指甲症状
友情链接
成都旅游网